西域万里行摄路,中州半梦大唐人
来源: | 作者:Ray | 发布时间: 2017-09-22 | 1406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
庆幸的是,我的好运气还没用完。在回程路上,又遇到了2只藏羚羊。这次打开车窗就能看到,而且司机也减慢了车速,让我有时间拍摄。

前文大致介绍了摄影器材,在这,是我认为全程唯一一处需要用到长焦镜头的。但也不怎么遗憾:因为距离藏羚羊的实际距离相对于拍摄需要来说,还是比较远。上面这张图片用70mm镜头,5000万像素的画面,放大比例接近100%的截图。实际像素也就100万左右。按照这个比例推算,恐怕需要带上1200mm的超长镜头,才能满足“痛快”拍摄的需要。考虑到整个行程安排,这个器材需求就显得既不现实、也不必要了。

几乎我印象中所有藏羚羊的图片,都会以青藏铁路为背景。我拍到的这张也不例外。这样的野生动物,竟然已经习惯了与“人迹”共存,而丝毫没有畏惧。恐怕这样的景象,多半是由当地藏民对自然、对野生动物的敬畏而形成的吧。

⑤ 昆仑归来不见山
昆仑山,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地标。这就能理解山口的界碑上何以有口气如此之大的八个字:巍巍昆仑,万山之祖。
儿时看西游记,银角大王跟孙行者斗法:“我这葫芦,是开天辟地之时,太上老君从昆仑山上的一根仙藤上摘的!”言下之意,开天辟地始,便有了昆仑山。
相比之下,所谓的三山五岳,任凭怎样奇险,终究不过是凡间的山峰;而昆仑山脉则是仙气满满,几可通天。



⑥ 只此一处的水上雅丹
水上雅丹地貌,位居现在的青海省西北,若在唐代,仍属吐蕃境内。“雅丹”一说的具体内容可以参考“度娘”,大致上是一种干旱地区的特殊地貌。在我国的青海、新疆都有分布。而据说这种远远望去好像漂浮在水面之上的雅丹地貌,只有这一处。




⑦ 塞外边城银汉暗渡
在此之前,从未给银河取过景。究其原因,一则久居闹市,光污染实在严重;二则主要是“懒癌”难治,白天大多拿了一天的相机,午夜时分便很难有勇气和精神了。

这次旅行,从时机来说真的是占尽天时地利。从吐蕃境内的格尔木一路向北取道敦煌的途中,在一处小镇落脚。镇名“冷湖”——估计唐朝这里还是一片荒漠。推算下来,应该是在唐和吐蕃的交界处,阳关以南100-200公里左右的地方吧。小镇不大,整个镇子周长大约5-6公里,南北走向的镇子,主干道也就3条。给人的感觉,不像有人久居的镇子,倒像是原子弹试验场用来测试威力的那种假人小镇一般,透着些许慎人。

午夜时分,带上相机、脚架、强光手电、指星笔,步行20分钟左右,就能找到一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空地。半月斜挂,万里无云,对于拍摄星空来说,也算是比较理想的环境了。